纸鸢

我行何所挟,万里一毛颖。

暂时不接活动

不看私信



绑字@寒寒
绑鸽@小涣
绑画@五五

新年快乐!!让我看看我还有没有活粉👀

【光时国庆24h|07:30】迷途

*古风架空au/剧情与原作无关

 

 

 

“此行山高路远。”

 

 

 


-

 

雨夜。

 

竹林间飞快地掠过一道身影,此人着夜行衣,身形轻盈,步法诡谲,轻功相当了得。然而暗夜中悄然张开的天罗地网似乎一刻也未曾松懈,即便被屡次甩开距离,追捕网仍然在不断缩小,前方那人的周围不时闪现出几道杀意逼人的剑光,并且频率越来越快。

 

天机阁内专司暗杀的小队,只接纳穷凶极恶的死士——眼下看来果然难缠!

 

被一路追杀的玄衣青年弹腿踢向旁侧,踹倒一株粗大的古树,暂时将追杀者的脚步阻碍片刻。他旋即调转方向,脚下的步法更加叫人难以捉摸,眨眼间便拉开了和包围圈的距离。

 

“操!”

 

追杀者的其中之一朝地上啐了一口,恶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“已经离开皇城这么远了,这小子怎么还他妈憋着劲?!”

 

“追!!别让他出城!”

 

“是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
 

再看前方逃窜那青年,几个吐息之间,他已经离开了先前遭遇捕杀的竹林,沿着背离皇城的方向,快速隐没在了接近城关的小镇里。

 

小镇不比深林,一举一动都容易引人注意,还得及时避开夜间巡逻的城防。玄衣人放缓声息,快步穿梭于巷陌之间。青砖小径上的积水洼倒映出他的身影,他途径时,只留下一点宛若雨点的涟漪。

 

风声微动,玄衣人猛地刹步,抬臂上挡,剑身相接碰撞出一声清脆的叮鸣,随即而来的是不近人情的冷笑。

 

“天机阁叛逃之人,无一能活着离开。你觉得自己是个例外么?”来人竟也只是个年轻剑客,“陆光。”

 

追杀者的剑锋极为凛冽,杀气带动的微风挑开了玄衣青年头顶的箬笠,露出他微润的白发。

 

被唤作陆光的青年一路遭遇截杀,堪堪逃至此地,然而他气息竟然丝毫不乱,可见其实力深厚。站在他面前的剑客同样身着玄衣,看上去颀长又清瘦,乍一看似乎不像个杀手。但陆光非常清楚,直到剑光相见的那一刻,他都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

“不是给你留信了吗。”陆光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“怎么还追来?”

 

“当然是来取你首级,回阁复命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年轻剑客的剑尖已然逼至陆光咽喉,陆光后撤闪避,充满杀意的寒光斩断了他的一小段散发。

 

“程小时!”

 

两人在无人小巷中缠斗起来,密集的刀光剑影之中,陆光带着呵止的语气叫出了来人的名字。

 

程小时置若罔闻,一招一式都带着强烈的愤怒。曾经他们也有过这样刀剑相向的时刻,只不过那些都是不带有眼下这般悲哀情绪的回忆。程小时内心忧愤无比地想,这把手中剑,此剑中灌输的每一道真气,使出的杀招,哪一个不是来自对面这个人,可是他在想些什么呢?

 

“别任性了!”陆光反手上挑,化去程小时的一道剑势,“倘若你被发现,我逃出来就没有任何意义!”

 

雨越下越大,两人打斗的身影时隐时现,激烈的剑势掀起一阵阵旋风,就连密集的雨滴都被破风而来的剑气一分为二。

 

“什么都是你对......”程小时劈剑下压,恨声喊道,“那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!!”

 

“我不是说了吗?一切罪责在我。”

 

陆光话音未落,狠戾的攻势已经再度袭来。

 

“一封信而已......”程小时被雨打湿的发梢贴在额前,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,“就是你给我的全部交代吗?”

 

陆光听见他的语气,出手的力道软了几分。

 

“事态紧急,我别无他法。”

 

“别无他法......?”

 

这句话不知哪里彻底激怒了情绪不稳的程小时,他竟径直扔了佩剑,任它呛啷一声跌落在水洼中。陆光来不及收回已出的剑势,慌忙之中把大半剑意生生逼回,反噬而来的真气振得他胸口一滞,剑柄瞬间脱手。陆光闷哼一声,被程小时掐住脖子狠狠掼在了地上。

 

溅起的雨水打湿了两人的脸庞,程小时失控地怒吼道:

 

“你告诉我什么叫他妈的别无他法?!”

 

惊雷自云层间暴起,森然的寒光照亮了程小时眼中的全部色彩。猛烈的雷声与电光渐渐低落下去,陆光能够清楚地听见程小时的喘息,他紧攥着自己脖颈的手指很凉,正在发出虚张声势的颤抖。

 

陆光在这一刻突然感到抱歉,他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能读懂程小时眼里的情绪,因此他才会更加遗憾,为什么自己没能更早一些懂得。

 

他轻轻地握住程小时的手背,把掌心的温度渡给他。

 

“对不起,小时。”

 

程小时紧紧咬着后槽牙,企图让自己不要崩溃得那么快。看到陆光信件时的心情再一次席卷了心头——不解,愤怒,无力。他其实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来面对陆光的决定,要么顺势把一切痛苦都推卸到他身上,要么真的如陆光为他准备好的那样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麻痹而混沌地苟活下去。

 

“为什么......”程小时缓缓地、无助地垂下头来,把脸上遍布的雨水和泪水都埋向陆光的胸口,“为什么你总是这个样子.....我们不是说好了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一起承担的吗?你不是答应了我,以后做任何决定都会先考虑我的想法吗?”

 

陆光安静地抱住了他。

 

天机阁,是皇家用以控制内政,稳固时局的秘密组织。天机阁的成员大多身怀异能,因不为寻常人家所容,自小便被召集入阁,为掌控天机阁的大人物们奉命行事。

 

简而言之,他们的命运从来都不属于自己。

 

陆光和程小时是自小便在阁中一起长大的搭档,由于他们能力相近,可以互相配合,基本上所有的任务都会和彼此协同完成。陆光的眼睛可以预知部分未来,而程小时拥有穿梭时空的能力,因此凡是涉及这方面的任务,阁内都会交给他们二人来完成。

 

但是原则是:不可以改变任何重大的时间节点。

 

无论过去,不问将来。

 

上一次任务的过程中,程小时犯禁了。

 

而陆光也并没有做出过任何带有阻止性质的行为。

 

雨幕深重,无人知晓的僻静一隅,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如同互相依偎的幼兽。

 

“你走了......我怎么办啊?”程小时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

所以陆光擅自向阁内禀报,此次任务的失误罪责全在自己,与程小时无关。在天机阁核查情况真实性的途中,陆光只来得及给程小时留下一封嘱托的信件,便连夜离开了皇城,遭遇了随之而来铺天盖地的追杀。

 

“你说让我去过自己想要的平凡生活......你觉得可能吗......”程小时痛苦地捂住脸,“只要我闭上双眼,那些没能逃出来的人就在我面前,他们在朝我伸手,让我救救他们......记得城门那个经常给我们包子的姑娘吗?她的娘亲就在那些人里面......陆光,我做不到......我真的做不到......”

 

陆光摸了摸程小时湿透的头顶,替他遮去庞大的雨幕:“我知道。”

 

“小时。”

 

“在灾难面前,没有任何人能做到无动于衷,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。”

 

程小时失败的那次任务,是需要回到多年前一场毁灭了大半个皇城的天灾之前,替人取回一份没来得及抢救出来的重要文卷。取得文卷的时刻,本该就是他理应返回现实的时刻。可是程小时没能做到,因为他在那场记忆犹新的灾难中见到了太多熟悉的面孔,包括自己因难逝世的亲生父母。

 

也许陆光正是对此心知肚明,才在任务开始前一再反常地试图阻止程小时。也正因此,自任务开启的那一刻起,陆光便再也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。

 

因为人始终是无法释怀,也无能为力的一种存在。

 

“小时,你很善良,也很容易心软,这本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,可惜它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只会成为致命的弱点。我早就说过,踏上这条路你一定会痛苦,所以这是唯一的机会。”陆光停顿片刻,难以自制地低头碰了碰程小时湿润的唇角,“......你不是一直想过平凡人的生活吗?”

 

程小时轻声反问:“那你呢?”

 

“你就不会痛苦,不会遗憾了吗?”

 

“最重要的是......”陆光没来得及闪躲,便被程小时堵住了嘴,“......你真的舍得丢下我吗?”

 

“陆光。”

 

陆光。

 

他怎么可能忘记呢,程小时每一次吻他的时候,都不厌其烦重复的一句话。

 

我只有你了。

 

陆光妥协地应下了这个被雨彻底打湿的吻,里面有泥土和尘埃的味道。他温柔地咬住程小时的嘴唇,心中默默回应道:

 

是的,我也只有你了。

 

无论过去,不问将来。除了触手可及的现在,没有什么足够成为我们的依靠。

 

所以他们都养成了一种竭力保持清醒的坏习惯,因为分不清什么才是现实,什么是虚幻,什么是抓得住的,什么一碰就会散。

 

所以陆光才会借着某回阑珊的酒意,第一次吻了程小时。那个深刻而清晰的吻,是他们与现实之间岌岌可危的唯一联系。

 

抓紧我,小时。陆光在迷离而胡乱的喘息间低声恳求,我就是你的现实。

 

你就是我的现实。

 

“此一去......”陆光把自己从失控中拉扯出来,艰涩地竟不知如何表达,“......山高路远。”

 

“从此以后,你我曾渴望过的生活,自由和平凡,将与我们再无分毫瓜葛。”

 

“程小时。”陆光沉声道,“你确定要跟我走吗?”

 

“不然你觉得,刚才追杀你的那群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吗?”程小时短促地笑了一声,“陆大人,糊涂啊。”

 

陆光叹了口气:“你衣服上有血腥气,我一开始就闻到了。”

 

“那你还跟我吵架!”

 

“我是为了让你消气。”陆光反驳道,“再说我怕你又没想清楚,脑子一热就追来了。”

 

“就你聪明是吧?”程小时被他气得不轻,泄恨似的伸手揪住了陆光的脸。

 

“好好好,我错了。”

 

“下一伙人估摸着还有几分钟就该到了。”程小时突然压低声音,陆光敏锐地从他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不妙的信息。

 

“你是想现在开始跑,还是再亲一会儿?”

 

这才更像他熟悉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程小时,不过陆光忍不住吐槽,这没心没肺的时候挑得也是够会气人的。

 

一贯正经的陆大人思考了一下:“那跑吧。”

 

程小时被人很凶地啃了一口。

 

骤雨将歇,接近清晨的天边隐约已经透露出光亮。尚且沉睡在朦胧雨幕中的城池静谧如驻,不远处的城门之外,是一望无垠的自由。
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感谢观阅


【幻花】分身情人


*兄弟们过年好,我回坑了(摊牌) 

*BGM:<触碰不到的你>-余佳运 

 



 

“我总如风如光如泡影,为你忙个不停。” 

 

 



 

 



00. 

 





 

他们都分开半年了。 

 






 

01. 

 

 

说得跟离婚了一样,某幻心想,到底是谁更扯淡啊,铁子。 

 

于是他放弃了摸鱼,把手机丢在一边继续与电脑屏幕上五颜六色的音轨对抗。剪辑软件中央,画面里的两个人被镜头给了一个距离很近的特写。 

 

裂开了。某幻的尴尬癌开始发作,剪自己出镜的视频是真的究极血妈难顶。他盯着画面中的自己,内心跑过一万条打满卧槽的弹幕。 

 

不是,我怎么不记得我看北子哥的时候用的是这种眼神啊?! 

 

出大问题,兄弟。 

 

某幻选中视频进度条,光标在剪刀模样的功能块上停滞许久,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点击。 

 

他把手机抓过来,切掉刚才的微博评论界面,打开微信给置顶的头像发过去一句语音。 

 

“我他妈剪视频要疯掉了!” 

 

对面很快回过来一个问号。 

 

某幻忍不住打了个语音电话,电话接起来,花少北的声音似乎离话筒有些距离,听上去很空洞。 

 

“喂喂喂,你等一下啊某幻,我刚下播,先去给花生米弄点吃的。” 

 

“哦。” 

 

臭弟弟某幻君缩在椅子上,像个等待临幸的后宫妃子。说实话他有点小失落,毕竟曾经享受过身为正宫的荣华富贵,如今总是需要等待距离,等待时机,等待永远没有尽头,冷宫的日子可真难熬啊。 

 

这边被恰饭视频搞到自闭的某幻还在独自戏精,花少北回到手机前,对着话筒问: 

 

“你咋了,某幻。” 

 

皇上万福金安,臣妾可算把您给盼来了。某幻像霜打的茄子,蔫蔫地回道: 

 

“这视频太难剪了,兄弟。咱们一共就去了三个项目。” 

 

“确实哈。”花少北挠挠头,“那咋整,你把恰饭的台词多重复几遍?” 

 

“我透,这招我已经用过了,不好使了!” 

 

烦恼的原因并不在于此,某幻只是纯粹想找人宣泄一下郁闷,没有真的希望花少北给他什么靠谱的建议。然而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对象是个心思多么敏感的人,花少北在电话另一端沉默片刻,突然提议道: 

 

“要不你来我家剪吧,咱们今天熬个夜,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啥的。” 

 

某幻听完眼睛都亮了。好哥哥,你太懂我了,亲妈都没你懂! 

 







02.






系统提示:玩家花少北、使用了一个某幻诱捕器。 

 







03.



某幻终于实现了花少北曾经的诺言——打的去他家。两个人住得不算远,一个起步价之内的距离。某幻进门的时候,听见花少北说我这两天没怎么收拾,兄弟你憋嫌弃嗷,想起了电话里那句明明该让人欣喜的“来我家”。花生米嗅出了某幻的味道,从卧室跑出来对着他喵喵叫,某幻蹲下去摸米子哥,把说给人的话转述给了小猫听。 

 

“靠!花生米,我想死你了都。” 

 

还是不习惯,“我们家”变成了“你家”和“我家”。 

 

你怎么就已经习惯了呢? 

 

“我电脑没关呢,你把硬盘连上就能剪了。” 

 

某幻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。 

 

“我透!我他妈真的裂开了!我没带硬盘啊哥!” 

 

“……” 

 

花少北迷惑了:“你换地方剪视频,然后啥也没带就出门。某幻,你怎么想的,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想的?” 

 

某幻蹲在地上抱头哀嚎: 

 

“我要是知道我怎么想的就好了我草,这你妈啥啊?!” 

 

失策了失策了,以前相互换设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素材都在一个屋里,哪里需要什么狗逼硬盘。某幻大概是被快乐冲昏了马脑,已经彻底忘记他们之间不止相隔52米这件事情了。 

 

“怎么办,我这个智商迟早要失业的。”某幻抬起头,可怜巴巴地望着花少北,“你愿意接受一个脑子不好的无业游民留宿吗,北子哥?” 

 

花少北穿着家居服,是某幻眼熟的其中一套。他换了房子,换了直播的麦,但是没换跟我一起买的睡衣,某幻想,这绝对是爱啊,老铁们。 

 

花少北弯腰摸了一下他的卷毛,潇洒挥手: 

 

“兄弟的就是你的,好吧。” 

 

某幻这个时而敏感时而洒脱的双子座男朋友开始唱起“我家大门常打开”,他在这间充满陌生气息的房子里感受到一股冲动。这种冲动在他面对花少北的时候时常涌现出来,不是带颜色的那种冲动,也并非热血上脑,而是一种在深思熟虑了无数种后果之后,依然怀揣着勇气一脚踢开条条框框的果敢。 

 

Live for love and die young,man. 

 

这就是爷喜欢的人,某幻自豪地想,怎么地吧。 

 

其实问题的端倪出现得很早,早到他们刚合租不久,早到合租的消息渐渐不再是个秘密,早在他们备受关注之前,当然也早在决定分开之前。 

 

要让某幻来说,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是个异常清醒通透的人,并且难得的是,在看清很多人情世故的前提下,依然成为一个独特而有趣的存在。一开始主动提出问题的人当然是花少北,他在处理问题上从来不会摇摆不定,这种时候一点也不像个自闭的双子座。 

 

花少北的意思是,在这样一个时代,能长久地喜欢一个跟自己毫无联系的人,已经是一种奢望和优待了,如果想要这样一份喜欢再迭代一次,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。 

 

谁会心甘情愿地付出热情?谁会付出十年,二十年?谁又会把付出乘以平方? 

 

答案他们都心知肚明。 

 

所以他们得尽自己的最大能力,不辜负这样的付出。这是责任,更是义务。 

 

尽管早已达成共识,但是人都有私心,不可能不去抓取想要留住的东西。喜欢跟你待在一起,更喜欢可以一直跟你待在一起。再清醒也会遗憾,也会惶恐。看过那么多悲欢离合,那么当它真正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,我们又打算怎么做呢? 

 

我们会变吗? 

 

终有一天,肢体触碰变得敏感,眼神对视成为危险信号,对方的名字是红色词条。反正人和人之间,渐行渐远只是常态。那我们呢? 

 

我们是常态,还是例外? 

 

会和我避嫌吗,会故意疏远我吗,会因为兴趣的差异和我无话可说吗,会逐渐不联系吗,会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突发感慨“我和他曾经真的很要好”吗。 

 

会吗? 

 

哥哥。 

 

某幻很少任性,但在花少北面前可以。他曾经因为早就定好答案的问题和花少北赌气,所以故意叛逆镜头,故意反复cue他的名字,他的梗。会和本能连续抗争两次,一次理性且怂,一次大胆放肆。 

 

让他们说去吧。 

 

躺在花少北的新床上,某幻仰面对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。花少北在问他视频的事情,去他妈的视频,爷不装了,能播的不能播的爷一刀不剪,谁剪谁是弟弟! 

 

某幻猛地一翻身,把花少北困在臂弯之间,低头去够他的鼻尖。 

 

“我要是不剪会怎么样?明天整个B站都在传我们结婚了。” 

 

花少北也想某幻,他在直播间看见写着某幻的蓝色弹幕飘过,只能假装视而不见。连输入法都帮他记得好好的,一剑无痕疯狂敲删除键的样子真的很狼狈。黑夜中某幻的眼睛很亮,像他们无数次隔空对望的时刻,从来都没有改变过。 

 

都是温柔的一万条历史数据。 

 

“我结婚了?怎么没人通知我的。”花少北悄悄伸手揽住某幻的腰,声音放得很轻。 

 

“孩子不都两岁了吗?”某幻一如既往地开始尬梗,“你也妹通知我啊。” 

 

“牛的,兄弟,你真的牛。” 

 

“说真的,我要不是自己剪,我都不知道这么离谱的。之前我还觉得他们超话剪的视频有点过头,结果他妈的小丑竟是我自己。” 

 

“兄弟,我说实话。”花少北笑了,是某幻最喜欢的那种笑声,“我感觉番茄心都要操碎了。” 

 

“完了,改天我得给一哥赔礼道歉去。” 

 

“我们没有变,对吗?”某幻突然沉声,花少北缩了缩指尖,随即把这个拥抱变得更踏实了一些。 

 

“人都是在变的,某幻。” 

 

“但是……” 

 

花少北身上有熟悉的味道,他连常用的洗护用品都没有换掉。他抬起头,某幻默契地俯下身去,接住了这个吻。 

 

但是,变的是方式,而不是选择。不断改变的是你和我,而不是我们。 

 

毕竟我们约好了不是吗? 

 

你要往前跑,我要追上你啊。 

 

所以,莽撞前行吧,年轻的男孩们。



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感谢观阅

脐带!

十更销:

【光时国庆24h—终宣】


我走在黑域,走在洼地。

我穿着双翼,被人间压低。

时间轴刺烂我的皮,

要我爬行,还是要我下潜撞入海底?


传说游魂是病,三根指针做我的栅栏。

怀表外侧看见你,请尽情抚摸我的玻璃。


||基本信息||

策划:@罗素悖论 

协助:@十更销 

文案:@十更销 

美工:@别枝惊鹊 


||时间表||

00:00【字】@普世荣光 

00:30【文】@费米悖论 

01:00【画】@翳 

01:30【画】@奇里里芝士 

02:00【画】@鱼🐟 

02:30【画】@花臣 

03:00【图】@清梦环途 

03:30【字】@众所周知众所周不知不是众所不周知啥时候能临完兰亭 

04:00【画】@_Yaliga鹭草 

04:30【字】@lof顶流女明星 

05:00【画】@正宗安岳柠檬人 

05:30【画】@李杀神 

06:00【字】@古冢 

06:30【字】@既白233 

07:00【画】@她的蓝白色 

07:30【文】@攒酒赋诗. 

08:00【画】@嘟嘟啦 

08:30【字】@还有谁不困 

09:00【画】@萬事皆虛 

09:30【文】@电解在逃懒苟 

10:00【画】@在努力画画了! 

10:30【画】@潘砸 

11:00【文】@摇光 

11:30【画】@困困空空 

12:00【字】@西瓜推广大使 

12:30【文】@罗素悖论 

13:00【文】@十七道(补档去微博私信) 

13:30【画】@狂暴溜达组长 

14:00【字】@江上归舟 

14:30【画】@别药Eleventh 

15:00【章】@羡鹊知风 

15:30【字】@半杯冰焦玛 

16:00【画】@莫烛南 

16:30【画】@EigTEE 

17:00【字】@寒山Distance 

17:30【文】@陆然行 

18:00【文】@栗霜鸢 

18:30【文】@途不归 

19:00【画】@坐北朝南 

19:30【画】@心悦君茜 

20:00【画】@楚悟门 

20:30【文】@落音_BloodyHeroin 

21:00【画】@五初六一(屏蔽图在微博) 

21:30【文】@岁聿云暮 

22:00【画】@森麓 

22:30【画】@董二毡 

23:00【文】@素安知晴 

23:30【文】@十更销 


||彩蛋掉落||

【画】@xw_画舸覆堤『准备考研不在』 

【画】 @ ⁡⁠ 

【文】@火炉旅行🎸🎻 

【文】 @白糖禁止食用 

【文】@光华寂灭(主页在抽奖!) 

【文】@EIKO_ 

【画】@崎 

【文】@空袭警报 

【文】@纸鸢 


他们说。

来了,你的心理医师。

他有糖果和时光机,还有烈阳和火炬。

他的诊所开在地狱。

他该是我的药,

我的手术刀和麻醉剂。


我说岂止?

他行走在时间之外。

他该是我的坟,

我的老时光和旧爱人。


活动时间:2021.10.1

活动平台:LOFTER/微博

活动tag:#光时国庆24h#

 敬请期待。






【策舟】夏蝉

*祝贺广播剧第三季预备开播!光合积木我的好爹555 

*想想我还真没摸过几个日常 

 

 




 

 

 

萧驰野从外边回来,又倒回床上趴着。 

 

他没动,就这么眯着眼半晌,似是睡着了。 

 

沈泽川皱眉,人还浸在睡意里,嘴里嘟囔着的话听不清楚。 

 

“你好重......” 

 

萧驰野没半点困意,只想闹他起床,外屋的先生们早就等上了。沈泽川刚熬过一场病,最近疲乏得厉害,窗外的蝉一叫他就想睡。 

 

萧驰野故意的,偏不起来,沈泽川像只被他压在掌心的兔子,只能发出些徒劳的微弱挣扎。 

 

“抱会。”萧驰野腻歪死了,“宝贝儿。” 

 

屋里有冰块放着,比外头凉上几分。沈泽川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,索性叫什么钱啊仗的都去喂狗算了。他委屈,萧驰野压得他喘不上气,还热。 

 

“出去......” 

 

“我还没进去呢?” 

 

“萧策安......”沈泽川把脑袋钻进薄被里,“......你烦不烦!” 

 

萧驰野耍无赖最是在行,被子被他一把扯过来扔开,沈泽川的头发勾着他脖子,萧驰野凑上去,把沈泽川的颈子闹出一层黏稠的汗。 

 

沈泽川困劲大,就这么被他赖上也能睡,要亲要抱也不理会。 

 

萧驰野心里有数,看着差不多了就翻身倒去另一边,这回换沈泽川压他了。萧驰野夜夜被他这么趴着,心里才踏实,沈泽川有什么动静他都能及时醒来。 

 

衣服没换,萧驰野先替沈泽川把耳坠扣上了。这人睡着了就没半点威慑,耳坠挂在脸侧,看上去还是乖。 

 

蝉叫了几声,萧驰野低头偷看,突然很想改主意。也不知道沈泽川是真的醒不来,还是装给他看的,萧驰野的目光一接触到沈泽川安静的睡颜就犯怂,这摆明了就是在他软肋上戳。萧驰野宁愿自己站在边境守一整夜,也想他的兰舟像这样睡个好觉。 

 

“兰舟。”萧驰野沉声,吻他睡乱的头发,“跟我走吧。” 

 

沈泽川听懂了。 

 

他藏着掺假的困意,抬头去追萧驰野的吻:“去哪儿?” 

 

去哪里都可以。 

 

萧驰野有心心念念要带沈泽川去的地方,去看他小时候跑马的草场,去大境看日落,叫浪淘雪襟沿着鸿雁山脚带他们追逐雁群。 

 

逃出去。 

 

踏出屋有门锁,出关有城墙,去哪里也都去不了。 

 

——我与诸位,皆为困兽。 

 

于是萧驰野只好说:“去穿衣服,先生们还等着。” 

 

沈泽川睁开眼看他,伸手要抱,要萧驰野帮他穿,小孩儿似的。 

 

“好啊。” 

 

萧驰野见他的笑,知道兰舟已经答应了。 

 

“我跟你走。” 

 

 

 




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评论?拿来吧你!


【原创/GB】坏种

指路wb:纸鸢wx

我知道发不出去所以我只是来存个档的(狗头)

Q:鸢鸢,当初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呢?

因为初中网名是这个,不想费脑筋想一个新的于是……

Q:忙趁东风放纸鸢

?你放我干什么(气气)